文化 文化人物 历史
白居易宦海沉浮被称“诗魔” 死后皇帝写诗悼念
华夏经纬网   2017-12-28 10:14:31   
字号:

    白居易:诗魔的宦海沉浮
 
  金陵小岱

  电影《妖猫传》中,白居易因写作《长恨歌》而卷入了宫廷秘闻之中;历史上,这位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一生几度宦海沉浮,用生命诠释了“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有句如此,居天下有甚难!

  我觉得起初白居易是幸运的。

  在他16岁那年,带着诗稿来到了长安,直接去找大唐朝管宣传工作的大领导顾况,当时顾况原本不大想见他,但听说他是个地方基层干部的孩子,大老远跑来长安,算了,见就见吧,于是皱着眉把他叫进了办公室。

  顾况坐在办公桌前,问他:“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白居易。”

  顾况嘴角微微上扬,用戏谑的口吻看着他:“长安米贵,居大不易。”

  白居易天资聪颖,话外音怎么能听不出来?但,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顾况随手翻阅他带来的诗稿,这一翻,嘴角上扬的角度开始变小,连带着戏谑的口吻也变了,他感慨道:“有句如此,居天下有甚难!老夫前言戏之耳。”

  顾况就这样被白居易征服,彻底成为了白居易的忠实粉丝,往后顾大人逢人就赞白居易的诗文,很快,在主流媒体的支持与传播下,白居易年少成名,成为了京城炙手可热的诗人,并且拥有了众多真爱粉。

  而征服了顾况的诗句便是我们最为熟悉的《赋得古原草送别》中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唐朝没有网,但也是个抢人气拼流量的时代,诗人众多,白居易理应在自己爆红时整合手里的资源让自己彻底红一把,然目前的状态,并不是他的理想出路,除了顾况以外,白居易没有得到更为强有力的引荐,于是白居易开了个新闻发布会:感谢各位支持,我要回家乡继续学习积累,沉淀自我,今天起暂别诗坛。

  所有人为之哗然,也有真爱粉为他点赞并高呼:“等你归来!”

  芝麻小官,却负责找皇帝的茬

  十二年后,白居易回来了,并且是以新科进士的身份重新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这一年白居易29岁,算是个人生赢家。

  这一年的白居易,也正式地踏入了仕途。

  白居易第一个供职的地方是秘书省,任校书郎。与大多数公务员一样,白居易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待了六年多。

  公元806年,白居易前往盩庢县主管治安,没过一年,他便又被调回长安,任进士考官、集贤校理,授翰林学士,还没等白居易完全适应,在公元808年,朝廷又下任职文件:白居易被正式任命为左拾遗。

  这个职位看着不大,七八品而已,在京城高官云集的地方,确实只能算是个芝麻官,但这个芝麻官却又有着不能被忽略的地位:第一他要经常跟皇帝接触;第二他的工作是对皇帝的工作进行查漏补缺,如果用一个游戏名来概括的话,可以称之为“大家来找茬”。

  当年的白居易是个耿直的boy,听闻宪宗不仅热爱文学,且还是他的忠实粉丝,据说是因为欣赏他的才华才提拔的他,与谢灵运不同,白居易是个“识好歹”的员工:既然上司信任我,重用我,那么,我一定要报答上司对我的知遇之恩,我要好好工作,我要把自己的才华在工作上发挥到极致。

  宪宗是白居易的忠实粉丝 却常常被他弄得没面子

  白居易说到做到,在他任职期间,极尽言官之职:上书直言民间疾苦、谴责官员昏庸不作为、揭露官场黑暗,如著名的《卖炭翁》《观刈麦》等诗就是在这个阶段创作出来的;后来大概觉得上书直言没有起到他想要的效果,于是白居易数次当面指出宪宗的问题,弄得宪宗很没面子。

  然而作为管理者,宪宗有一定的涵养,他跟丞相李降吐槽:“白居易小子,是朕拔擢致名位,而无礼于朕,朕实难奈。”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白居易这个小子,是我提拔的他,竟然不把我放在眼里,成天挑我毛病,我真的是生气又无奈”。

  可见,白居易在此时已经得罪了他的最高上司,好在同事对他不错,丞相李降劝慰宪宗:“他也是忠心一片,为了国家好,算了吧。”

  白居易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招了上司的反感,或者他感觉到了,但是为了报答宪宗的知遇之恩,他的忠心仍然不减,方式也没有任何改变,仍旧如常一样上书劝谏。

  其实在现在的职场,这样的情况也很常见:一个耿直的员工为公司做了很多事,但因为说话做事方式不够圆滑,常常惹得上司很烦,上司考虑到这个员工确实忠心一片,不忍多加苛责,于是又一直留在身边。

  这种“我已经看你很不爽了,而你还在作”的感觉一直磨着宪宗的耐心,宪宗每见到白居易就倒吸一口,想着“他是忠心的,忍,忍,忍”,但是另一种声音又在心底不断地冒出来:“他挑战我,他挑战我,他挑战我……”

  一直在忍的不是只有宪宗,还有朝廷里那些被白居易的诗歌戳中痛点的官员,如“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得罪了大唐税务局;如“意气骄满路,鞍马光照尘”得罪了专权的宦官;如“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揭露了“宫市”的腐败……这些官员们觉得白居易再这样写下去,迟早出事,于是心照不宣地都想除掉这个在官场上不大讨喜的人。

  作为最高管理者,宪宗除了对白居易的态度有些不爽以外,重要的是觉得他在质疑自己的能力:你成天说这个不好,那个有问题,但你别忘了,你与他们一样,都是朕提拔起来的,你是想说朕用人有问题?看来,朕最大的问题就是提拔了你。

  被贬江州郁郁不得志,写下“同是天涯沦落人”

  风平浪静地过去了一段时光,公元811年,白居易的母亲去世了,白居易回家守孝三年,当他重新回到长安时,却没有想到家人正常的生老病死给自己的命运带来了这么大的转折。

  公元815年,朝廷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宰相武元衡和御史中丞裴度遭人暗杀,武元衡当场死亡,裴度受了重伤,但奇怪的是,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上热搜,所有人包括宪宗都表现得极为平静,案件一直压着不处理。

  白居易觉得这太不寻常,于是上表要严缉凶手,把案件查得水落石出……然而朝廷里对这件事情依然不大关注,热搜稍微靠前,就被压了下去,白居易痛心疾首地再次上表。

  此举激怒了宪宗以及在朝官员:没见过这么不识趣的人。

  其实这在现在的职场里也很常见,大家心照不宣或者绝口不提的事情,总有人要不断提起,提一次当你不知情,提两次当你不识趣,第三次就想把你给除掉。

  怎么除?

  还是那个游戏:大家来找茬。

  先是给白居易扣了一顶帽子:越职言事。

  那些掌权者非但不褒奖他热心国事,反而说他是东宫官,抢在谏官之前议论朝政是一种僭越行为;于是被贬为州刺史。

  但这个处理结果还不够解气,很快就有一个叫王涯的人前来举报:白居易的母亲因赏花坠井,白居易竟然还写过“赏花”及“新井”诗,有害名教,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不孝。

  然而真相是白居易早有许多咏花之作,而依宋代的记录,新井诗作于元和元年左右(新井诗今已失传),可见此事不能构成罪名。

  君命难违,此时无论真相是什么,白居易都无法改变他要被贬为江州司马的现实,白居易带着失望与痛苦离开了长安。

  被贬为江州司马,是白居易一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在此之前他以“兼济”为志,希望能做对国家人民有益的贡献;至此之后他的行事渐渐转向了“独善其身”,虽仍有关怀人民群众的心,但表现出来的行动却早已没有过去的那般炽热。

  或许白居易在那个时候懂得了所谓的职场规则,明白了职场里的心照不宣,更明白了何为“伴君如伴虎”,他在江州郁郁不得志,某天送客回去的路上,听见了琵琶声,于是与琵琶女有了一次短暂的闲聊,写下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千古名句。

  在江州的那几年,白居易的心态渐渐变得很平和,大体上仍能恬然自处,曾在庐山香炉峰北建草堂,并与当地的僧人交游。

  他用一生诠释了“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原以为这大概就是余生了,用佛系的心态度过这样郁郁不得志的余生,然而命运却总会在某个你想安定的时刻,骤然变化。

  公元821年,唐宪宗暴死在长安,唐穆宗继位,与他的父亲最初一样,穆宗同样是白居易的粉丝,于是把他召回了长安,先后做司门员外郎、主客郎中知制诰、中书舍人等。

  然而当时朝廷很乱,大臣之间钩心斗角,明争暗斗;穆宗作为最高上司,还不如宪宗,根本不听任何劝谏。此时的白居易早已明白了卷入职场斗争的危害,惹不起,躲得起,于是极力请求外放。

  好在如愿,白居易在公元822年被任命为杭州刺史。

  白居易内心那颗“达则兼济天下”的心再次炽热起来,在杭州任职期间,他见杭州有六口古井因年久失修,便主持疏浚六井,用以解决杭州人民的饮水问题。

  当他看到西湖淤塞农田干旱,又排除重重阻力,修堤蓄积湖水,用来灌田,舒缓旱灾所造成的危害,并作《钱塘湖石记》,将治理湖水的政策、方法与注意事项,刻在湖边的石头上,以供后人参考。

  离任前,白居易还将一笔官俸留在州库之中作为市政基金,用来作为后来治理杭州的官员公务上的周转,事后再补回原数。据说,这笔市政基金一直运作到黄巢之乱才不知去向。

  往后的将近二十多年,白居易也没有过所谓的“岁月静好”,仍然是被朝廷调动着四处做官,但他为任职当地的百姓做了很多实在的好事,期间还写了大量的诗歌,被后人称之为“诗王”、“诗魔”,他用他的一生诠释了“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在他去世后,唐宣宗李忱写诗悼念:

  缀玉联珠六十年,谁教冥路作诗仙?

  浮云不系名居易,造化无为字乐天。

  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

  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

  纵观白居易在宦海沉浮的一生,从少年得志到被诬陷贬谪江州,当早已无心政事时,又被朝廷重用,然而,无论是少年得志的辉煌,还是被贬江州的孤苦,白居易一直是个守得住初心的人,或者说他是个纯洁的人。

  所谓纯洁,是经历了世事的艰辛、看遍了人生的冷暖,却依然能够保持内心的善良,依然能够感受到世间的美好,而在官场里,这份纯洁更加难能可贵。

  从开始对官场规则的生疏,却不唯唯诺诺阿谀奉承,敢为真理冲上前去,有着那么一股“达则兼济天下”的热血;在经历了被诬陷被贬谪后,有着“穷则独善其身”的反思,内心虽凄苦,却从未冷掉那颗为国为民的心,从未漠视过世事,也从未消沉过人生。

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动画师鲍勃·吉文斯去世,“兔八哥”失去再造之父
·导演章家瑞和他的半辈子追逐
·胡德夫:诗歌、民谣与故乡
·黄轩:为保持热情,我选择放慢速度
·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一诚长老圆寂 纯一法师追思
·作家毕飞宇:最原始的求知方式是“听”
·陈小普:我对看到的所谓的东方玄幻不满意
·94岁叶嘉莹谈诗词传承:心头有火焰,望一灯燃百千灯
·李颀:盛唐才子交游广
·余光中:民族美学的传承人
·深切缅怀屠岸先生:人间有浮屠,天地一诗豪
·刘震云谈跨文化交流:文学,世上成本最低的交流
·吴刚刘震云获“青年导师”大奖
·94岁“诗的恋者”屠岸永远走了
专题
  更多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文化热点
  更多
·2017年中国考古新发现揭晓
·盘点2017年12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7年11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7年10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7年9月文化关键词
·中国各地纪念孔子诞辰2568周年
文化视野
  更多
·《国家宝藏》让文物活起来 引爆文博热潮
·《甲骨文》等三项目入选世界记忆名录
·第十届海峡两岸文博会:传承中华文化
·《公共图书馆法》:实现和保障人民文化权益
·第五届乌镇戏剧节上演中外戏剧“狂欢”
·第20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古典音乐浸润京城
文化365
   
·狗年谈苟姓:与“狗”谐音 有人到公安局求
·今年为何“闰六月”?系农历六月没有“中气
·丁酉鸡年有两个农历“六月” 共59天
·中国衣裳:那些你不知道的穿在身上的文化
·丁酉话鸡:十二生肖中唯一的禽类
编辑推荐
 
·国产文艺片终于打开“天花板”
·公共图书馆法施行半月有余 运行服务等多环
·2017年中国考古新发现揭晓(组图)
·敦煌会是下一个世界性超级IP吗?
·2018年那些值得一品的新书
·中国“申遗”之路走过30年 世遗总数稳居世
·2018 拥抱高品质文化阅读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丁广泉去世
成都发现大规模汉代崖墓群(图)
成都发现大型汉晋南北朝崖墓群
《创新中国》首映式在京举行 人工智能焕活
湖北苏家垄发现青铜器 再现“芈月传”联姻
乡音版《牡丹亭》首次晋京演出 再现400
沪上文史研究者考证上海今年944岁
日本著名禅画僧内藤香林访闽 促中日黄檗文
芭蕾舞剧《大梦敦煌》亮相 “飞天”旋转足
从热点到冰点:为何“泡沫”包围艺术品市场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